第二届老年人健康环境国际学术论坛莅会嘉宾致辞及精彩演讲
2022-11-4

第二届老年人健康环境国际学术论坛于 2022年11月3日下午召开。

中国老年事业与产业方兴未艾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顾问总建筑师、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老年人健康环境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刘燕辉先生莅会致辞。他讲到,习总书记在“二十大”再一次指出,实施积极应对老年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发展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优化孤寡老人服务,推动实现全体老年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由此可见,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和努力符合我国的发展方向。

        从2018年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老年人健康环境专业委员会成立至今,在协会的领导下,在各位会员的努力下,老年人健康环境专业委员会一直坚持以建设既能维持又能促进老年人健康化、年轻化的环境为目标,在社会养老体系构建与组织管理、“积极养老”新路径与老年人创新力挖掘,在居家医护环境、老年人健康与康复环境、宜老环境、环境无障碍设计等方面进行了研究与交流,在行业中形成了一定影响力。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老年人健康环境营造的国际经验分享与展望”,从演讲专家的阵容和内容看,将是一次盛宴,也期待各位专家的精彩分享。中国老年事业与产业方兴未艾,需要多行业、多学科的合作,通过我们跨行业、跨国界的交流,一定会促进老年人健康环境的研究与实施落地!

 

适老适幼环境设计研究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老年人健康环境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羽女士作题为“适老适幼环境设计研究”的演讲。她谈到作为我国首个关注老年人生活环境的人体工程学与环境行为学实验研究平台,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针对老年人的人体工程学参数、环境行为学参数、典型环境问题解决方案以及适老建筑部品产品四大数据体系。同时,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实验方法,重点针对“一老一小”,结合其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研究环境支持与干预方法,最后提出环境的技术解决方案。

        不同人群对环境的需求是不同的。对于老年人和儿童,居住环境是其活动的主要场所,住宅套内空间、楼栋公共空间、社区室外环境、社区配套设施在交通、照明、设备配置等方面存在诸多不足,易对老年人和儿童的安全与健康产生威胁。尤其在疫情时期,更需要注重老年人与儿童的心理健康需求,可以从环境设计角度出发,对其情绪与睡眠等进行正向干预。

        建筑环境不仅需要适应老年人和儿童的身体与生活能力、认知与心理状态,还需要保障与促进其健康和能力发展。因此,居住环境的设计应当从适应性设计与干预性设计两个方面实施。

        在室内环境设计方面,强调住宅改造需要将评估前置,以家庭和老年人、儿童的需求为基础,从建筑硬件改造、家具家装改造、辅具配备,智能化用具配备四大方面出发,有计划、分阶段地逐步实施。

        在室外环境设计方面,在针对安全保障与特征适应提出相关指标与要求的同时,从健康促进及身心疗愈方面考虑,增强室外环境中互动元素的设计,强调植物、水景、器械等对老年人活动行为的主动干预,并融入生态友好、园艺疗法等活动设计的考虑,形成积极性促进的室外环境并考虑有目的的气氛营造,为保障老年人身心安全与主动恢复提供可能性。

 

智慧疗愈养老声景设计思考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副院长谢辉作“智慧疗愈养老声景设计思考”的主题报告。他谈到,目前,我国养老设施声环境普遍存在不满足现有规范,昼夜声压级超出规定值;缺乏声学设计,隔声差、混响长、语言清晰度低等声缺陷明显;主要使用空间靠近室外噪声源、动静不分区;不同活动在同一空间交叠,人为声相互干扰等问题。其中,噪声对老年人的影响非常明显,不仅会导致其言语识别能力下降,还会影响老年人的睡眠与身心健康。

        为了提高养老环境健康性,进行适老声景设计是重要内容。声景区别于噪声控制,是在特定背景情景中下,被一个人或一群人所感知、体验或理解的声环境。尤其将智慧疗愈声景设计与传统声学设计相结合,可以在降低室内外噪声干扰的同时,提高老年人的整体感受,提升幸福度,起到疗愈作用。比如,对于走廊空间,需要隔绝外界噪声、避免走廊声音传入房间,并在不同路径采用不同标识声作为导览。对于居室空间,可以在白天播放背景声,需要采用隔声门窗,避免室外、走廊、建筑机械噪声传入。对于活动室,需要进行整体隔声和吸声、局部反射声,并针对不同活动适配不同的声景。对于康复空间,需要隔绝周边噪声,通过播放舒缓的疗愈声景,营造愉悦的康复空间。

        在未来,针对老年人的声景研究有十分广阔的探索空间,包括老年人的声舒适、空间特征与声景、疗愈声景治疗老年病、声景疗愈的个体差异等内容。这些研究成果将优化既有养老机构声环境、调整养老设施规范指标、结合自动化与智能化手段建设智慧声景等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日本超高龄社会的社区老年人及儿童服务体系与模式

        株式会社Perfect Partner  CEO韦晓东先生作“日本超高龄社会的社区老年人及儿童服务体系与模式”的主题报告。他谈到,日本为了应对超高龄社会做了一些具体的措施,包括就业和收入、健康和福祉、学习和社会参与、社会环境建设、研究开发和国际社会贡献、促进全民积极向上生活等方面。尤其在就业方面,日本有很多老年人工作的场景。但是为什么这些老年人能够在65岁以后、甚至70多岁还能够顺利工作?工作环境得到改善是很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说适老型的工作才能够让老年人安心、安全地在工作。   

        日本二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将于2025年左右步入75岁,为了让这些老年人在需要重度护理服务的状态下也能够继续住在自己住习惯社区能安享晚年,提出构建提供居住、医疗、护理、预防、生活辅助等一体服务的超高龄社区服务体系。在体系构建过程中,为社区中数量不断增加的认知症老年人提供关爱和帮助;75岁以上人口急增的大城市,75岁人口的增加趋缓但是总人口减少的中小城市和农村,高龄化发展状况有很大区别;在体现社区自主性和主体性的前提下,因地制宜的进行构建和实施等成为重要研究课题。

        在日本,少子化问题比老龄化问题更严重,“育儿孤立化、不安和负担的增加”、“儿童和大人,儿童间的互动交流减少”、“失去社区和其他必要援助的关联”等内容成为重要的研究课题。为了强化社区儿童服务,在“提供育儿父母交流的场所和促进交流”、“提供育儿咨询服务和提供服务”、“提供社区育儿的相关信息”、“实施关于育儿和子女教育的讲座和学习班”四大基本服务基础上,增加了“加强不同世代间的交流,让老人和小朋友多接触”、“社区内开展有地区文化特色的活动,开设临时的活动广场”、“协同社区志愿者、NPO和居委会开展工作”等服务。

        幼老复合机构是日本非常流行,也是日本厚生省大力推行的社区共生型服务机构。此类机构在提升老年人生活积极性、促进代际交流、有效利用土地与建筑空间等方面有明显优势,但也在照料难度增加、感染症风险增加等方面存在一定风险。

 

日本养老服务体系与实践案例分享

        社会福祉法人福音会常务理事常務理事笹川美由紀(日)女士分享了日本养老服务体系与实践案例。

        她谈到,从历史角度来看,介护与看护是有区别的,老年人照料服务逐步发展成为一个具有专业性的职业。在老年人照料场景中,不仅要考虑老年人的需求和尊严,同时也要让提供照料服务的工作人员受到尊重。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少子高龄化问题。从90年代开始,介护保险制度得到推广和应用,“福祉”被定义为支持国民生活的介护服务,初步形成全社会共同支撑和构筑的养老服务体系,养老服务内容和服务机构变得丰富起来,老年人的照料模式也逐渐从家庭照顾向社会照料转变。在最初的养老机构中,老年人的房间是“多床型”,多位老人共用一个房间,且房间的排布方式像“看守所”一样,在走廊的两侧整齐排布。1994年,照料人员发现设施中数十个老年人经常聚集在一起吃饭。大家开始思考即使在设施里,是否也可以像在家庭中一样生活。在当时的研究过程中,将50个人分成了4个小组,然后每个小组配备一定的工作人员,形成了现在照料单元的雏形。

图 1照料单元的形成

图 2养老设施中的“关怀”

        在养老机构建设过程中,需要充分融合社会、地区已有资源,在满足老人照料需求的同时,也要保障服务人员的生活,通过设计者、建设者以及机构服务人员的紧密配合,来建设更加“尊重长者”的老年人服务机构。以2018年建设完成的特别养护老人院---“社会福祉法人新生会太阳村”为例,在建设过程中,建筑师、老人、服务人员、机构运营方都充分地参与了进来,对建筑的功能构成、装饰装修、部品配置等内容进行了不断地商讨和改进。

        笹川美由紀女士在演讲最后说到,“一个不好用或者不能用的设施,无论建设得多么漂亮,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也一直秉承这个观念,就是做最好用、最有意义的老年设施”。

 

日本高龄者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及可持续运营

        Ibasho Japan 机构负责人、日本千里新城研究信息中心事务局长田中康裕(日)先生分享的题目是“日本高龄者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及可持续运营”。他讲到,在日文中,“居所(Ibasho)”本身有“可以驻足停留的场所”之义。而在此之上,社区“居所(Ibasho)”更添加了两层涵义:“接纳自己原本的样子”和“拥有自己的角色/定位”。该场所往往被认为是介于家和工作场合之间的“第三空间”,运营模式相对接近于社区咖啡馆。

        以“东町街角广场”的可持续运营模式为例,它设置于配套设施十分齐全的住宅区中,邻里中心的一处闲置商铺内。这说明项目开发之初,丰富各种设施的手段,并不一定能提升居民生活舒适度。社区“居所(Ibasho)”的经营方式往往与当地情况密切相关。不同于根据相关制度•施設(Institution)设置的一般设施主要采用全国统一创建的模式,“东町街角广场”是由当地居民作为运营主体负责日常运作的,因此对于各地方的适用性更高。此外,人们参与经营“居所(Ibasho)”的方式是宽松自由的,更加多样化的,居民们形成了自然的主客体关系,每个人都有发挥自己作用的空间。最后,社区“居所(Ibasho)”不是从一开始就以实现某些特定功能而开设的,而是通过日常运营而逐渐具备了多样化的功能,例如传播当地信息、交换闲置生活物品、协助点餐、设立社区活动团体等作用。而与之相对,制度•施設(Institution)是最初设置必要的功能,通过选定这些功能的场所而开始实际运营的。    

        社区“居所(Ibasho)”并不是以老年人恢复健康为目的而开设的地方,而是作为结果,让老年人的健康状态得以延续的重要场所。实现该作用的关键是日常生活中体现的关怀作用。比如,“东町街角广场”中所提供的“关怀”、“照顾”,不是狭义上的“看护”或“介护”,而在广义上更接近“配虑”、“关心”、“关切”等方面。正因为如此,当地老年人才能够持续保持积极健康的生活状态。每一个重视尊严的人都能够在相互关心、相互关爱的和睦关系中度过日常生活。

 

(住宅联盟秘书处  供稿)

 

Copyright 2010-2013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9026684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046